水墨初渲染 淡雅蕴风姿 ——品读著名画家王利群的花鸟画
发表:admin 来源:本站更新 点击:315 更新时间:2017-6-7
>文化>正文
0

水墨初渲染 淡雅蕴风姿 ——品读著名画家王利群的花鸟画

  

【人物档案】

王利群,著名画家、书法家、篆刻家、诗人。号藏山,祖籍山东乐陵,1961年生于浙江常山,毕业于中国美术学院。历任浙江省义乌市书法艺术院院长、义乌市美术家协会主席、浙江省篆刻创作委员会委员、中国美术学院老教授艺术中心教授、山东青年政治学院设计艺术客座教授。为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浙江省美术家协会会员、浙江省国际美术交流协会理事。自幼受舅父——花鸟画家王华丹先生启蒙,学习传统中国花鸟画,曾先后受业于傅永达、金鉴才、高石农诸家,问业于卢坤峰先生。作品上溯宋元明,古雅清朗,一枝一叶,笔墨劲健华滋,一花一鸟,透着静远淡泊之气韵,崇尚传统与自我个性的融合写意,以书入画,画为心诗,诗为心画,执笔篆刀,发所见所感于一纸一印,尺丈方寸之间,游于艺,乐于道。

  

  

水墨初渲染 淡雅蕴风姿

——品读著名画家王利群的花鸟画

�� 本刊记者 邵妙苗

中国的花鸟画,无论是写意、工笔还是兼工带写,都是以自然界中的花卉、禽鸟、鱼虫为描绘对象,并将其作为情感的宣泄载体,缘物寄情,托物言志。它极为符合中国传统文化含蓄、内敛和空灵的艺术审美需求,因此成为众多文人墨客偏爱的寄情抒怀的艺术形式。

著名画家王利群的水墨世界充满着鸟语花香的才情和清新淡雅的生命之姿。走进王利群的水墨世界,我们不仅为其作品所散发的审美张力所感染,更为王利群在创作中所流溢的艺术才情而叹服。在王利群的花鸟画中,我们可以感受到一种清韵、一种灵气、一种哲思、一种淳朴的生活气息和画家对花鸟百态和沧桑世界的无限钟情。王利群以其构图精炼、内涵丰富、清新淡雅、简约空灵的画作,愈来愈受到大众的认可和喜爱。

  

�� 《南楼令》136cm×68cm

宋元风韵,江南水墨

花鸟画始于魏晋,盛于宋元。宋元以来,工笔设色花鸟画和以水墨为主的写意花鸟画,名家辈出,风格多样:李衎的竹,张守中的鸳鸯,王冕的梅,林良的禽,陈淳、徐渭的墨花,朱耷的鱼,恽寿平的荷,华喦的鸟,吴昌硕的花卉……“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

王利群的画风上接宋元,下承明清,熔传统与个性于一炉,融精细与写意于一体,汇花鸟与自然于一境,造型优雅,笔墨细腻,率意灵动,色泽温润,意境深远。

视艺术为生命的王利群是下过一番苦功的。早年受业于中国美术学院之时,他即把触角伸向传统,承传统绘画之基础。向各流派学习的同时,他又力求不为其所缚而为己所用。为给花鸟传神,给草虫写照,他“开卷延三益,挑灯到五更”,悉心研究了青藤、八大、齐白石、潘天寿等大师的作品,用心揣摩大师们那以拙见巧、以平见奇、以小见大的妙趣,静心参悟中国画“似与不似、齐于不齐、简而不空、疏而不漏”的妙理。在书画实践上,他坚持用传统的营养来滋润自己,既取王冕的简约空灵之气,又学唐寅、蓝英花鸟之严谨缜密、清逸洒脱之气。既上承古意,又融进新质,多有新变。由于很好地衔接了传统与现代,他的画作散发出一种不同寻常的清逸淡远之气,一种独特的书卷气和浓浓的文人气,赋予作品以质朴的田园气息。王利群创作的花鸟作品《朔风一夜不商量》,分明含有八大山人的清丽脱俗与超拔不羁;花鸟作品《窗前雨后草塘新》,自然流露出王冕余韵和徐渭的遗风。在他的笔下,鸟儿或静静地伫立,或梳理着羽毛,或展翅飞翔……他始终把宋元绘画的优良传统——鸟的造型放在艺术构思的首位,因而作品中的鸟生动而富有古意,烂漫而不失典雅。麻雀、野鸭、喜鹊、燕子等,都是他师法传统与写生相结合的产物。

  

�� 《凌风趋野谷》34cm×136cm

王利群生在江南,长在江南。江南的山水气韵,江南的钟灵毓秀,养就了王利群花鸟画独特的审美情趣。这种审美情趣,贵在雅致,这种雅致虽含蓄,却是王利群花鸟画的灵魂。他多用兼工带写的表现手法,注重“以形写神,以神写意,以笔取气,以墨取韵”。他广采博收,笔致精微,工写自如,视角独特,独具风貌。其作品或水墨,或着色,或精工,或微写,都给人以清新淡雅之感,处处体现着江南文人的温润如玉、文质彬彬的文人情志。

当然,这种雅致,是与画家的文化修养、人格品质分不开的。自幼酷爱书画艺术的王利群,在江南这样一种文人情志的氛围中长期熏陶,气质上有着静气和文心,这种静气和文心落实在艺术趣味和美学取向上,便是从容、淡泊、清远、闲静的雅逸精神,其作品与生俱来便具有一种江南水墨之色,这种淡雅之色不需刻意营造,便在其画里行间不经意间流露出来。

难能可贵的是,在这样一个浮躁的时代里,王利群始终追求着内心的宁静,始终保持着对自然的热爱和对生活的敏感。在清淡间弥漫着传统文人气息,他逐渐找到了一种与自己的追求相匹配的语言形式、与自己的气质相适应的表现手法,开始形成自己的艺术面貌。

  

�� 《华迳东风》68cm×48cm

以书入画,诗画辉映

除了钟情于花鸟,王利群还是一位极富才情的诗人和卓有成就的书法家。在他的作品中,诗书画印,构成了完美和谐的统一。

诗词是灵感的闪现,他创作的诗词提升着花鸟画的品格。如他的画梅诗写道:“玉露含情输魏紫,金风得意逊姚黄。写来气格穷枝胜,难教寒香雪里藏。”他又以词牌《相见欢》题为两岸聚首:“先生握手颜欢,破篱藕。远搁旧时恩怨,近平安。马陈酒,东坡肉,一中餐。还酹泱泱故土,荐轩辕。”在画面题上自己的诗词,在合适的位置钤上自刻的汉印,顿感古意盎然。

线是中国画之魂,重视作品的书写性,重视以书入画,是王利群花鸟画的另一艺术特色,也是画家长年对艺术的探索和思想境界的体现。王利群的作品笔势稳健,习惯于以刚写柔,强调表现物象的骨气。虚虚实实的用笔以及恰当地运用飞白,显示了他在书法上的修养。用书法性的笔墨来作画,其最大的长处是可以将书法浓淡干湿、提按顿挫、轻重徐疾的形式构成,转换为个性化的视觉形象,折射出画家的心灵情感,彰显出画家的生命节律。

王利群花鸟画,在借鉴工笔画以勾描和晕染为主的造型方式之外,采取了勾描与挥写相结合的表现形式,在这种结合的过程中,他将书法性的笔墨始终置于画面的主导地位,从而变谨严为疏宕,变质实为洒脱,变工整为灵动,更多地体现出了以书入画的形式美感。

  

�� 《青山宜养志》68cm×68cm

作为书法家和诗人,注重画面分朱布白和虚实相生是王利群画作的又一特点。他在用笔上追求通过简洁空灵的笔触来表现,这种清淡的着墨特点和简洁的画风,令他的画作看起来充满积极和明亮的观感,使得整个画面看起来清新活泼,气韵生动。在他的画面上,丝毫感受不到灰暗和悲观的情愫。他认为,中国画,尤其是花鸟画,应该兼具“动态美”和“意象美”,要表现出气韵生动来。而这又与画家的艺术想象力、文化素养积累以及艺术功力是否扎实紧密相关。

王利群用简洁明了的书法用笔,使所描绘的形象神形兼备。他用精湛的绘画语言、凝练的笔调、传神的用墨,在形与神之间寻求完美的融合,画出了情趣,画出了风格,画出了品位,给观赏者以美轮美奂的艺术享受。他的花鸟画作品,构图精美考究,设色别具匠心,意境清新淡雅,传达出画家心中的恬静闲适,把花鸟形象描绘得具有无限的魅力。

  

�� 《窗前雨后草塘新》68cm×68cm

清新灵动,静逸淡雅

王利群的花鸟画注重造型与笔墨,二者既相互辉映又相得益彰,达到了一种令人赞叹的理想境界。进一步看,王利群的花鸟画在语言形式和表现手法上强调了一个“淡”字,突出了一个“逸”字。

所谓“淡”,乃顺乎万物自然的天性,不加人工矫饰之谓也。王利群花鸟画的“淡”,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是笔墨上以“淡墨”为主,二是色彩上以“淡彩”为主。王利群花鸟画的淡墨淡彩,从容,含蓄,清新,雅致,用单纯体现丰富,有着更多的精神意旨和象外之趣。

所谓“逸”,散也。笔简行具,得之自然,莫可楷模,出于意表之谓也。王利群花鸟画中的“逸”,也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是创作方面的无拘无束,天真烂漫,自由地表达其审美理想和精神诉求;二是表现手法方面的不落俗套,笔笔生发,有着较多的偶然性和随机性,处处可见画家思想的光芒。

“淡”和“逸”在王利群的作品中是一体两面的。正是缘于这两方面的有机结合,才使王利群的花鸟画获得了一种新的艺术生命,别有一番雅风和情致。他的花鸟作品用笔汲取了写意的自如与工笔的细密,虽造型简练质朴,却富有变化,画面清新雅致又生机蓬勃,达到了形神兼备、情景交融的境界。他的花鸟作品常以笔墨为骨,以墨色为主色调,略赋淡彩,灵动之中不失雅致,活泼之中显现情趣。正因为画面产生出的雅致和情趣,使作品充溢着文人画的清逸洒脱之气。

  

�� 《拂袖尘风远》136cm×68cm

因为“淡逸”,王利群, 笔下的一花一鸟,都是那么从容自在,活灵活现,栩栩如生,讨人喜爱。这些花鸟映射着传统文化的审美标准,不是具象,也不是抽象,而是“物我交融”“天人合一”的意象造型。如他的画《华迳东风》,布局合理,构图别致,有简有繁。“简”则在简中求意境,求气势,求韵味;“繁”则求宏大,求壮观,求震憾。他以极其精简凝炼的笔触,把物象勾划得神采飞扬、墨趣横生。笔触所到之处,只有虚实主次之分,绝不重大轻小,一花一草,一鸟一虫,在自己的位置上都是主角,各有各的神态,各有各的精彩。那枝干的静和鸟儿的动,也使原本简单的画面,愈发生动起来,氤氲弥漫着清新、纯净、秀逸、雅致、静谧的自然之美,生活气息强烈,时代精神鲜明。而在那些营构纷繁复杂的画面上,他也摒弃了一些工笔或小写意花鸟画家追求的浓艳、俗美及拘谨的弊病,以明净柔和的水墨,幻化着迷离的朦胧之美和时空的意象之美,显现出典雅大方的格调,达到了清新空灵的效果。

又如他的近作《凌风趋野谷》,画中的杂草、芦苇、荷叶,干湿浓淡,水墨氤氲,运用了疏放灵活的写意笔法。整幅作品时而润笔湿墨挥写,时而干笔枯墨涩写,亦勾亦写,亦点亦染,元气淋漓。那平远式的空间布局,又提升了画家物我相容、形神互映的境界。这幅画作采用了工写结合的技法,由于附属在里面的是画家对生活的一种思考,一种感受自然、热爱自然的真挚之情,使作品的神韵、张力都得到了很好的展现。

这幅作品对鸟的描写,可以说十分工整细致。一对鸳鸯在水面悠然戏水,打破了一池碧水的宁静,使画面充满了生机与意趣。画家将那翘首、凝视之态捕捉得尤为真切、自然,大大激活了整个画面。这也是王利群特别擅长的。在他的很多作品里,画家都是通过抓住花、鸟、鱼、虫的神态来提升作品,形成整个画面的活眼,使得作品更为人性化,更具有动态感和韵律美。

王利群的画作,取材广泛,梅兰竹菊,瓜果李桃、花鸟鱼虫,皆能涉笔成趣,信手拈来,驾轻就熟。并坚持以明澈的心境、精微的体观、娴熟的技法,娓娓写来,不失古雅之风,不失简淡之趣。他的花鸟作品,或清新明快,或深沉凝重,或神秘朦胧,行笔稳健超拔,枯焦而能华滋,湿润却不漫漶,而且变化多端,不为物象所缚,不为成法所囿。挂之素壁,给人以高雅、清新、诗一样的审美感受,让人莫不称绝。

他的花鸟画清润之中见疏淡,灵动之中不失雅致,活泼之中显真趣,更多昭示的是画家对美好事物的憧憬,对单纯、质朴、宁静的召唤,是画家本人真性情的自然流露。从艺术特质上审视,可以说恬静淡雅,笔酣墨畅,将虚空境象推到了美的极致。

  

�� 《临波卧塞鸿》34cm×136cm

意趣横生,渐入禅境

站在王利群的画作前,我们可以感受到画面上跳跃着洒脱的笔墨和灵动的笔触,有股清新之风扑面而来。清新雅致的画作背后,是浓浓的禅意。他的作品往往着墨不多但已生机盎然:一枝寒梅、两只小鸟,神情各异,形态逼真,跃然纸上,风格不落俗调,耐人寻味。这是他的人品,也是他的画境。他借散淡随意营造抒写自己的清雅、宁静、闲适的性情。

从王利群的花鸟画中,我们可以看出画家对于生活的观察入微和对于生活的怡然自乐情怀。他笔下的荷花、白梅、鸳鸯、野鸭、画眉等等,处处透露着自然的风姿和生活的意趣。我们知道,花鸟画除了“传神写照”的功能外,最为重要的是画家寓情于景,托物言志。我们读王利群的作品,恰能从画面所透露出的情意中,看到一个乐于观察生活、自乐于生活的人。

观赏王利群的花鸟画,第一眼便让人觉得花欲语鸟欲言,为有暗香隐隐扑鼻来,别有一番情趣和韵味。一花一鸟见精神,极为生动传神,画面中跳跃着鲜活的生命,透着无限生机与活力。并于简淡中蕴藏禅意,清润里裹着哲思,寄寓了一种文人情怀,一种灵性注释,一种精神解读。如他的近作《香清趣远》,从构图到技法,从用墨到设色,均用笔老到,新意频出。粗犷之处,豪放大气,挥洒自如;精细之处,刻画入微,工致不滞。作品虚实相映,繁简有致,工写兼得,巧拙互用,格调高雅。细品之下,有梦境,有幻境,有诗境,有意境,令人遐想联翩,回味无穷。

  

�� 《茸茸毛色起》136cm×68cm

王利群在其花鸟作品中,既有对生活的情趣表达,也有对于人生、自然和情感的思考。他笔下的鸳鸯、野鸭、画眉等,常常相互依偎,向人们传达了一种情感上的依靠与温暖。如《茸茸毛色起》,木栅栏附近野草丛生,繁花盛开,金风吹来,花草尽情狂舞,一对野鸭静卧其间……画家把野鸭对花草的依恋作为画面的主体,表达了趣味横生的意境。

“看似平淡却有情,道是深邃也天真。”王利群以心造境,用心写境,不拘泥于对物象的形似,而是追求一种神似。他的花鸟画是“心灵化的艺术形象”,让人有种亲近感。王利群将大自然中的一花一叶,一鸟一虫都细致地勾画在氤氲着水汽的墨色之中,线条的灵动多变使得花鸟物象生动活泼,灵巧机智,呼之欲出。他运笔酣畅,力健有锋。大处泼写潇洒,意象万千;小处一丝不苟,极为精细。他的作品,浓淡相间,虚实相生,明暗互动,疏密有致,水墨世界里表现的坦荡与自由、清新与灵动、通透与明亮,无不在追求形式美的过程中,营造出极大的画面张力,营造出雅致脱俗、明媚空灵的迷人画卷,营造出和谐的笔墨情趣和超脱的精神境界。

王利群的花鸟画,是一种生命的蓬勃之姿,他充分运用水墨的变化,使作品成为意象化了的生命形态。初看有意趣,细看有哲思,情感上经得起品鉴,技法上经得起推敲,如行云流水,不经意地流入你心间,给人身临其境,神清气爽之感,这就是王利群花鸟画独特的艺术魅力。

  

�� 《香清趣远》68cm×68cm

, 笔下的一花一鸟,都是那么从容自在,活灵活现,栩栩如生,讨人喜爱。这些花鸟映射着传统文化的审美标准,不是具象,也不是抽象,而是“物我交融”“天人合一”的意象造型。如他的画《华迳东风》,布局合理,构图别致,有简有繁。“简”则在简中求意境,求气势,求韵味;“繁”则求宏大,求壮观,求震憾。他以极其精简凝炼的笔触,把物象勾划得神采飞扬、墨趣横生。笔触所到之处,只有虚实主次之分,绝不重大轻小,一花一草,一鸟一虫,在自己的位置上都是主角,各有各的神态,各有各的精彩。那枝干的静和鸟儿的动,也使原本简单的画面,愈发生动起来,氤氲弥漫着清新、纯净、秀逸、雅致、静谧的自然之美,生活气息强烈,时代精神鲜明。而在那些营构纷繁复杂的画面上,他也摒弃了一些工笔或小写意花鸟画家追求的浓艳、俗美及拘谨的弊病,以明净柔和的水墨,幻化着迷离的朦胧之美和时空的意象之美,显现出典雅大方的格调,达到了清新空灵的效果。

又如他的近作《凌风趋野谷》,画中的杂草、芦苇、荷叶,干湿浓淡,水墨氤氲,运用了疏放灵活的写意笔法。整幅作品时而润笔湿墨挥写,时而干笔枯墨涩写,亦勾亦写,亦点亦染,元气淋漓。那平远式的空间布局,又提升了画家物我相容、形神互映的境界。这幅画作采用了工写结合的技法,由于附属在里面的是画家对生活的一种思考,一种感受自然、热爱自然的真挚之情,使作品的神韵、张力都得到了很好的展现。

这幅作品对鸟的描写,可以说十分工整细致。一对鸳鸯在水面悠然戏水,打破了一池碧水的宁静,使画面充满了生机与意趣。画家将那翘首、凝视之态捕捉得尤为真切、自然,大大激活了整个画面。这也是王利群特别擅长的。在他的很多作品里,画家都是通过抓住花、鸟、鱼、虫的神态来提升作品,形成整个画面的活眼,使得作品更为人性化,更具有动态感和韵律美。

王利群的画作,取材广泛,梅兰竹菊,瓜果李桃、花鸟鱼虫,皆能涉笔成趣,信手拈来,驾轻就熟。并坚持以明澈的心境、精微的体观、娴熟的技法,娓娓写来,不失古雅之风,不失简淡之趣。他的花鸟作品,或清新明快,或深沉凝重,或神秘朦胧,行笔稳健超拔,枯焦而能华滋,湿润却不漫漶,而且变化多端,不为物象所缚,不为成法所囿。挂之素壁,给人以高雅、清新、诗一样的审美感受,让人莫不称绝。

他的花鸟画清润之中见疏淡,灵动之中不失雅致,活泼之中显真趣,更多昭示的是画家对美好事物的憧憬,对单纯、质朴、宁静的召唤,是画家本人真性情的自然流露。从艺术特质上审视,可以说恬静淡雅,笔酣墨畅,将虚空境象推到了美的极致。

  

�� 《临波卧塞鸿》34cm×136cm

意趣横生,渐入禅境

站在王利群的画作前,我们可以感受到画面上跳跃着洒脱的笔墨和灵动的笔触,有股清新之风扑面而来。清新雅致的画作背后,是浓浓的禅意。他的作品往往着墨不多但已生机盎然:一枝寒梅、两只小鸟,神情各异,形态逼真,跃然纸上,风格不落俗调,耐人寻味。这是他的人品,也是他的画境。他借散淡随意营造抒写自己的清雅、宁静、闲适的性情。

从王利群的花鸟画中,我们可以看出画家对于生活的观察入微和对于生活的怡然自乐情怀。他笔下的荷花、白梅、鸳鸯、野鸭、画眉等等,处处透露着自然的风姿和生活的意趣。我们知道,花鸟画除了“传神写照”的功能外,最为重要的是画家寓情于景,托物言志。我们读王利群的作品,恰能从画面所透露出的情意中,看到一个乐于观察生活、自乐于生活的人。

观赏王利群的花鸟画,第一眼便让人觉得花欲语鸟欲言,为有暗香隐隐扑鼻来,别有一番情趣和韵味。一花一鸟见精神,极为生动传神,画面中跳跃着鲜活的生命,透着无限生机与活力。并于简淡中蕴藏禅意,清润里裹着哲思,寄寓了一种文人情怀,一种灵性注释,一种精神解读。如他的近作《香清趣远》,从构图到技法,从用墨到设色,均用笔老到,新意频出。粗犷之处,豪放大气,挥洒自如;精细之处,刻画入微,工致不滞。作品虚实相映,繁简有致,工写兼得,巧拙互用,格调高雅。细品之下,有梦境,有幻境,有诗境,有意境,令人遐想联翩,回味无穷。

  

�� 《茸茸毛色起》136cm×68cm

王利群在其花鸟作品中,既有对生活的情趣表达,也有对于人生、自然和情感的思考。他笔下的鸳鸯、野鸭、画眉等,常常相互依偎,向人们传达了一种情感上的依靠与温暖。如《茸茸毛色起》,木栅栏附近野草丛生,繁花盛开,金风吹来,花草尽情狂舞,一对野鸭静卧其间……画家把野鸭对花草的依恋作为画面的主体,表达了趣味横生的意境。

“看似平淡却有情,道是深邃也天真。”王利群以心造境,用心写境,不拘泥于对物象的形似,而是追求一种神似。他的花鸟画是“心灵化的艺术形象”,让人有种亲近感。王利群将大自然中的一花一叶,一鸟一虫都细致地勾画在氤氲着水汽的墨色之中,线条的灵动多变使得花鸟物象生动活泼,灵巧机智,呼之欲出。他运笔酣畅,力健有锋。大处泼写潇洒,意象万千;小处一丝不苟,极为精细。他的作品,浓淡相间,虚实相生,明暗互动,疏密有致,水墨世界里表现的坦荡与自由、清新与灵动、通透与明亮,无不在追求形式美的过程中,营造出极大的画面张力,营造出雅致脱俗、明媚空灵的迷人画卷,营造出和谐的笔墨情趣和超脱的精神境界。

王利群的花鸟画,是一种生命的蓬勃之姿,他充分运用水墨的变化,使作品成为意象化了的生命形态。初看有意趣,细看有哲思,情感上经得起品鉴,技法上经得起推敲,如行云流水,不经意地流入你心间,给人身临其境,神清气爽之感,这就是王利群花鸟画独特的艺术魅力。

  

�� 《香清趣远》68cm×68cm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opyright 2012-2013 All Reserved 版权所有:浙江浙美书画院 技术支持:正旺科技
地址:浙江省杭州市解放路85号伟星世纪大厦北602—1 电话:0571-86736680 传真:0571-86736680 E_mail:zmshy_hz@sina.com